三年了,我终于接受了妈妈是阿兹海默患者

2016-10-24|来自:|发布:最健康|点击:5

妈妈的病,已经三年有余。

只是这三年,我一直说服不了自己,给妈妈冠上阿兹海默这个名称,太残酷。


当年的她,是那么能干,那么要强,从农村走到城市,从无名小卒到硕果累累。而如今的她,却已分不清时光,不知冬夏,不断搞混地点,甚至不记得有没有吃过饭。

爸妈与我分居在不同的城市,每天打电话回家,妈妈总是问着相同的问题,问我好不好,先生对我好不好。哪怕前一天我刚回去看过她,和她再三保证过我一切都好,她都是这两个问题。她大概是什么都不记得了,只是内心深处对我的牵挂让她条件反射般重复着这几个问题。此种心酸大概也只有过来人才能了解了吧。

我只希望,自己能够有足够的耐性,无论有多不好,自己都可以认真的告诉她,我很好。

在出生地的酒店,耳边飘荡的是《匆匆那年》,心中满怀惆怅的写下这个文档的标题。

当然,一切都是基于最不好的假设:我有阿兹海默的基因,最早会和我妈妈一样,在50岁左右发病,然后慢慢的忘掉曾经深深植入脑海,珍爱的一切。

当生命的有限性如此激烈的呈现在我面前时,我很庆幸自己没有慌乱,也没有觉得不公,也许本来,我就不是一个对生命有着过多执念的人吧。也或许,生命本身一早就已经在教导我,冥冥之中,一切皆有定数,太多的怨天尤人,纯属庸人自扰。2010年的时候,我知道了自己只有半个子宫,另外半个在我还是胚胎的时候,便已经停止了发育。所以我这样很难有孩子,即使有了,也很难保到足月出生。那时,一年365天,跑医院的次数不下100次,经历过难以言述的伤心和绝望。忽然有一天,我想起来一个医生说的话,类似我这样的病例,很多人是连肾脏也只发育了一个的。而我还好,两个肾都发育完全。于是我想开了,我碰到的,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,不是么。2011年,我居然奇迹般的自然怀孕,并在2012年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。所以我想,以后还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抱怨中了吧,用力过好每一天吧。

好了,让我来想想,接下里的十五年里,我想如何度过?

想了很久,其实很简单,好好爱家人,好好爱自己,用力过好每一天。

只是对儿子,我想这辈子终究会是要亏欠于他了吧。我只能尽我自己的努力,让记忆不要那么早溜走,让年老后的自己可以独立的生活。那么,在这15年间,我会尽自己的力量,给他一个健康的体魄,一颗善良乐观的心。其他的,就随缘吧。




海默抗衰痴专家

上一篇: 美国阿尔茨海默病照护经验我们可以借鉴哪些? 下一篇: 老年痴呆离我们有多远?
To Top